砂劳越新州议会议会大厦风水: 皇冠加顶,皇气罩四方,泽福万民,普天同庆

<<回到目录

<<砂劳越新州议会大厦开幕盛礼 (27-07-2009)



当飞机飞临砂劳越州古晋国际机场,在著陆前,必会看见两个新的「风水」地标:一是新的州立法议会大厦,是风水中的「水」;二是亮德坊,是风水中的「风」。砂州新立法议会大厦位立在河畔,汲吸河流的富贵之气;而亮德坊座落在Jalan Song的龙头上,向南的进出口吸纳着南方古晋国际机场的旺气。两者集富、贵、旺气于一身的9层楼大厦,代表着砂劳越新地标将给这里带来好「风」好「水」,名扬四海的契机!

砂劳越新立法议会大厦,耗资整3亿令吉,气势雄伟,金碧辉煌,耸立在沿岸河边。记得当新的州议会大厦动土不久后,砂州政府就与其他国家签定了五条飞往砂劳越的新航线,是巧合吗? 新的州议会大厦是否是砂州的福星? 是否为砂州经济发展带来正面的消息? 新的州议会大厦给砂州发展带来的影响究竟是吉或凶? 相信智者必能从中判断。试问,新的州议会大厦若如他人所指般如「血滴子」,煞气重重,那么在动土仪式不久后所新签定的五条航线又做何解释?  

 
“唯一令人担忧的是此间大厦的煞气,会直冲市中心的商业金融地带风水;
从事商业金融者又多为华裔,在此情况下,可能间接损及砂州华社的政治权益。”(血滴子言論之風水師)

 

大厦构造共有9层,取意“久久” 的好意头,与在其东南方同为9层的亮德坊大厦(Brighton Square) 遥相呼应,久久长长。大厦位于西北正中的“乾位”,坐落古晋市区河滨公园正对岸,俯视整个市中心商业金融地带,让整个商业中心地带共沾皇气,共享荣华,并保护商业中心,吸引中国投资者到来。

清朝历经康熙、雍正两代皇朝的治理后,转到了乾隆年间,四海臣服,歌舞升平,定下太平盛世的局面,处处显尽荣华富贵之喜气。新立法议会大厦外观是本师依据清朝乾隆「皇冠」所设计,皇气护佑,把清朝在乾隆统治下的盛事能够在砂劳越这个富庶的地方重现,福泽世代,也代表将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基金前来发展。目前世界上拥有最富裕天然资源的岛屿,是不是在婆罗州这个岛上?

乾隆统治期间,几次南下江南,巡游美景,享尽富贵盛世,说明了乾隆统治期间,民间的丰饶富庶,这就是本师设计此大厦为「皇冠」外型的主要原因。不但是为执政者能够更好地为百姓谋福址,更是让砂州人民一起沐浴在这好风水的气罩中,即是砂州人民在这代表砂州政府新大厦的皇气保护下,政、商、民团结一致,万民归心,共创繁荣盛景的局面。

皇冠之气护佑万民,平定四海,可惜在他人眼中却摇身一变,成为充满煞气,令人畏惧的「血滴子」。这番引至人心惶惶的言论,是我们悲天悯人的五术先贤祖辈所愿见到的吗? 「皇冠」加顶,是欲与大众共沾皇气;但「血滴子」却是煞气重重,令人闻之惊悚,试问这番言论出自一位风水师之口是否恰当?

风水的出现是让人趋吉避凶,在危机中看到曙光,指引前路,增加信心,所以能屹立五千多年之久。洞悉天机的五术门徒,应比常人看得更通透,才能尽五术门徒的责任,替天行道义,助善扶弱。但作出「血滴子」言论的风水师在说出此番言论之前,是否考虑到民众的感受? 无形中把砂州华社牵连进政治利益的斗争旋涡,是否妥当? 倘若有心人为之,是否会为砂州华社将来的地位埋下伏笔?

风水曾历经两次浩劫:第一是秦始皇焚书坑儒;第二是毛泽东统治时期,五术门徒几乎被赶尽杀绝。庆幸五术先贤祖辈洞悉先机,所以「风水」才能流传至今。希望现世的有德风水师要谨慎言论,若牵扯在政治上更应低调,以免树大招风,让现世的秦始皇有籍口再次把我五术门徒大清洗。


 
新州议会大厦与亮德坊遥遥相望,「九九」长长。

有德的风水师不是恶斗,而是互相观摩切磋,绝对不可为了己方利益而对他人的利益作出损害。本师奉行祖师戒规:不恶斗同门,不毁谤同门,不盗世欺名,纯粹是想与众五术门徒把风水这学科发扬光大,利惠大众,这就是风水师的天职。在对其他风水师的作品给出意见前,本师希望能在深入了解其中内情后,才做判断,别堕入管中窥豹之境,误解了原风水师设计的意义,而招来任何的误解。

砂州新议会大厦的设计是考虑了众多因素后所得到的最佳设计方案,对政、商、民同等对待,没有偏袒任何一方。希望砂州未来的发展在古晋国际机场的护航下,迎来络绎不绝的游客与投资者,为砂州人民带来数之不尽的财富。